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列表

短租平台打响乡村房源争夺战

作者:沈阳市沈河区金瑞龙美术社 来源:www.jrlgg.com 发布时间:2019-01-11 14:32:34
 

短租平台打响乡村房源争夺战

(网经社讯)共享住宿的迅猛发展让房源争夺日趋激烈,众多平台开始下沉到乡村民宿跑马圈地。11月6日,爱彼迎宣布在桂林龙胜改造的6间现代化民宿正式上线。事实上,为了开辟新领地,短租平台逐渐将房源扩围,除爱彼迎外,本土品牌途家、小猪短租等也不断发力二三线城市和乡村房源。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与城市民宿相比,乡村民宿领域拥有大量房源,但上线率较低,如何培育乡村民宿市场以及控制成本,都成为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入局乡村民宿

北京商报记者获悉,爱彼迎在桂林龙胜的民宿改造项目也被列入乡村旅游扶贫“试点”。接下来,该公司也有计划在其他地区复制“扶贫+共享住宿”模式。此前该公司还曾联合北京密云等相关旅游部门,在北京远郊区上马乡村民宿项目;此外,在上海则与崇明区政府探索打造“青年+双创+共享住宿”的方式。

事实上,爱彼迎进入中国之初,主要聚焦城市共享民宿领域。然而,随着中国乡村旅游的迅速发展,乡村民宿也逐渐进入短租平台的视野。目前爱彼迎在中国内地乡村房源和乡村房东数量约占爱彼迎中国内地房源和房东总数的22%。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从世界旅游联盟与爱彼迎联合发布的《共享住宿助力中国乡村振兴》报告中了解到,爱彼迎房源已经遍布中国近1400个县级行政规划区,乡村房东接待房客100万,乡村房东获得超过2.6亿元收入。

世界旅游联盟秘书长刘士军表示:“共享经济是当前旅游领域增长较快的板块,并已从城市向乡村拓展。通过村民采用共享经济的方式,利用现有住房改造成民宿,也降低了旅游业进入的门槛,同时还可以为青年人、妇女提供更多本地就业机会。”

大平台争相进入

《共享住宿助力中国乡村振兴》报告指出,湖南、海南、黑龙江、河北、青海等省份乡村民宿发展速度最快,部分地区房源增速接近或超过400%。乡村房东收入增速最快的省份则是河北、江苏、湖南、云南和辽宁,这些地区增速都超过了220%。

显然是看到了乡村民宿的商机,国内一些短租平台和企业近一段时间来也纷纷布局乡村民宿市场。今年7月25日,国内共享住宿平台小猪短租便与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达成战略协议,其中双方将就推介海南美丽乡村、打造海南民宿乡村聚落品牌与扶贫示范建设点、设立民宿行业机构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同时,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还同小猪短租合作,成立海南省旅游民宿协会。据小猪短租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期间,四川、广东、江苏、云南等乡村房源预订量同比涨幅超过6倍。而这些省份也是小猪短租在乡村民宿领域拓展的重点省份。

除了小猪短租,斯维登集团旗下途远近年来也在乡村市场上不断开疆拓土。今年10月26日,途远CEO石绍东就在2018秋季战略发布会上表示,“途远将通过整合分享乡村闲置土地、劳动力和原生态的度假资源,导入斯维登集团旗下分享住宿品牌欢墅及社交电商平台途礼,让‘爱心书屋’、‘途远驿站’、‘共享农庄’等商业模式在乡村土地上落地”。

值得一提的是,途远很多房源直接上线渠道便是途家,显然,国内企业也意识到乡村民宿领域的发展。斯维登集团方面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实际上,乡村民宿只是途远的一个住宿业务,目前途远业务还涉及共享农庄、乡村公益、旅游特产电商等。此外,诸如国内专门做乡村民宿的品牌首旅寒舍,2017年也与蚂蚁短租进行渠道合作。

市场尚待培育

针对短租平台“下乡”,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老牌乡村旅游目的地的民宿发展和吸引游客的能力较强,例如莫干山所在的浙江省德清县、桂林阳朔、湖南凤凰、江西婺源、山西平遥等地乡村民宿发展较为成熟,不过很多地区乡村民宿发展水平不一,并且上线率较低等问题依然存在。

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曾指出,当前乡村民宿市场痛点主要是很多农家乐品质太低,大多数仅仅是农民把自己房子拿出来,没有良好的策划和设计。其二是精品民宿存量不足,由于土地和房屋的产权问题难以解决,民宿业主在拓展店面的时候遇到障碍,无法大规模复制,第三是政府推动缺乏经营配套时,政府只能做宏观的事情,无法像企业那样顾及到细枝末节。

OTA3MDM1CVBDX0lNQUdFCS0Jbm9ybWFsfHV2Zm0tcnQJCXVzZXJfdGFnOjIwOTU5OjAuMHx1c2VyX2FnZTo2MDQ6MC4wfHVzZXJfZ2VuZGVyOjUwMTowLjB8dl96b25lOjMzMTAwMTowLjB8Y3Jvd2RzOnxfY3Jvd2RzOgkwCTE1MjAwMAk1MDAwMAktCQkwCQkzMGEzYjNhNi04ZjUzLTMxNDgtOTE4NC1lZTk1M2FhY2YyZmIJMA==&userid=202.107.194.183_1524184511.907035&auth=bdfa8d61e24bdf54&p=EArD8ZPVN366FQz82vxEMkFRsBa%2F8%2FrI3sww8w%3D%3D&url=http%3A%2F%2Fsaxs.sina.com.cn%2Fclick%3Fid%3D17%26t%3DMTAwYWMzZjEtOTNkNS0zNzdlLWJhMTUtMGNmY2RhZmM0NDMyCTE3CVBEUFMwMDAwMDAwNTYwNTQJMzg1NjM4MQkxCVJUQgktCVY0LjAuMF9fX1NYXzEwLjgzLjAuMjI0CQkJaXA6MjAyLjEwNy4xOTQuMTgzfGRldmljZWlkOnxjb29raWU6MjAyLjEwNy4xOTQuMTgzXzE1MjQxODQ1MTEuOTA3MDM1fGRpZDp8cGxhdDpwY3x0czoxNTQxNTUwNTI3fHRmOjAJMzBhM2IzYTYtOGY1My0zMTQ4LTkxODQtZWU5NTNhYWNmMmZi%26type%3D2%26url%3Dhttp%253A%252F%252Fhm.donghuashian.com%252Fmall%252Fnz2.htm%253Fgzid%253DA1%26sina_sign%3D1fbbdd1a54174d5c&sign=bc2611670318ce9a" target="_blank" data-ss="a9ec8130761162cb=ngis&c5d47145a1ddbbf1D3%ngis_anis62%1AD352%dizgF352%mth.2znF252%llamF252%moc.naihsauhgnod.mhF252%F252%A352%ptthD3%lru62%2D3%epyt62%iZmMmNWYhNTN5UWZtQDOxkTL4QTMz0yM1YGOtYTYzI2MhBzMJAjOmRHf3ITNwUTNxQTNxozc0x3YwpDdhxGc8pDZpRGf1MDM3ATOuETM1QDOxQjM1EzXzgTMuQTOx4yNwEjLyAjM6UWar92bjxnOklWZjlmdlRGfzgTMuQTOx4yNwEjLyAjM6AXaJkQC0IjMuAjLzgjLwEzXYN1Xf9FMuAjL0YVCtkgQUJVCxkQM4MjN1gzMJQTNwYTNwADMwADMwMFUEBVC3ETCyMDN0MmZhR2YmNGMtUTMhJWLldzNz0SNkNTOtEjZzMWYwATMD3%t62%71D3%diF3%kcilcF2%nc.moc.anis.sxasF2%F2%A3%ptth=lru&D3%D3%w8wws3IrF2%8F2%aBsRFkMExv28zQF663NVPZ8DrAE=p&45fdb42e16d8afdb=htua&530709.1154814251_381.491.701.202=diresu&==AMJImZyY2YhF2M1kTZl1CN4ETOtgDNxMTLzUjZ40iNhNjYzEGMzkQCwkQCtkAMwADM1kAMwAjM1ETCwkgOzR2dvJ3YfxnOzR2dvJ3Y8BjLwoTMwATMzMjOl52b69ld8BjLwoTMwUjOyVGZuV2ZfJXZzVHfw4CM6QDM2oTZnF2XyV2c1xHMuAjO5UTOwIjOnFGdfJXZzVXCJQnct0mZ2VHfsFWby9mbJ0SCFdUQNl0XDBVC1MDM3ATOuETM1QDOxQjM1EzXzgTMuQTOx4yNwEjLyAjMJATCtkQLJ0SCxkQCwwXMtwHM8xHfwwHfCxHf8xHM8hjQiJ2VEFnTGJ1Vpt2bxhEehNkQONDf2UDNyADNzwnenxHbsVnb8xGb15GfihTZz1GTPlDRRpVUER2ajp2cWtET1wHMJ0SCldWYtlWCDBVCxgzM2UDOzkAN1AjN1ADMwADMwAzUQREUJUWdyRXCxkANtUkN2kTN54SNJUjN4IDNxkQN3ATM4EzMJMEUD1SSBBlTJB1X1gjN1UjN0UjN1kgN1QjMwQzMJUWYzcDNyQDO3QGZk1CM4cTYtEWOzQTLhJTMy0SM0gjZ2QTNwkQNzAzNwkjLxETN0gTM0ITNx81M4EjL0kTMucDMx4iMwITCzgTMuQTOx4yNwEjLyAjMJYDM14yN0oDOyoDOwAyNw0SMx0COxAjM=t?kcilc/psd/nc.moc.anis.sxas//:ptth">

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也指出,目前乡村民宿发展的最大问题在于土地产权,土地产权问题不解决,很多房屋就没办法进行经营、改造、扩建等,如何在现有的土地法律框架下探索一条适合民宿发展的道路就值得思考,目前比较可行的一种方式就是建立农宅合作社。

此外,很多地方对于共享民宿的认知理念并不高,需要培育。桂林旅游委相关负责人就指出,之前爱彼迎在桂林龙胜改造项目中,房屋和改造也都和当地村民沟通好了,但是村民后来又不同意了,需反复沟通做工作,这些都是推进项目过程中的难点。一家共享短租平台相关负责人还透露,很多乡村都属于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对移动互联网的应用程度较低,确实需要一点一点去培训,告诉当地人如何操作。同时,对于民宿中更换的布草(床单、被罩)、房间如何去打扫,都需要建立培训机制,这些都是无形中企业需要付出的。

不过,相比于城市民宿,乡村民宿领域还存在较多空白,随着中国旅游市场的蓬勃发展,很多乡村精品民宿资源有望被挖掘。新任爱彼迎中国区总裁彭韬表示,一方面景区可以带来流量,同时当地文化也是乡村民宿发展的考量因素。可以预测,随着共享住宿理念被推广,乡村民宿未来也将是各大平台的“新战场”。(来源:北京商报 文/关子辰)

推荐阅读/观看:网站设计 https://www.9543.biz

  • 上一篇:热烈祝贺妈乐购湖北黄石店大型公益讲座圆满举办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