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报讯 □文图/本报记者张吉晴 实习生杨晓雨 胡安琪

  乘坐公共交通时,大部分市民已习惯使用武汉通付费。据统计,目前武汉通卡的发行量已达到1700万张。

  楚天金报记者调查发现,关于武汉通卡的租金、押金收费标准,湖北省物价局有明文通知,但仔细一看,今年的1月1日,该通知的有效期限已到,可租金仍然“悄悄”扣取了7个月,这合理吗?

  探访

  使用13个月扣了5.2元租金

  武汉通卡作为市民公共出行的付费卡,市民可以买也可以退。7月28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水果湖一家武汉通卡销售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团购卡和纪念卡不能进行退,普通卡可退,“普通卡就是租赁卡,在退卡的时候,按照使用月数乘以每月4毛钱的租金,收取费用。”

  8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光谷地铁C出口的武汉通客服点退卡,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张卡已使用一年零一个月,卡面完好无破损,卡内数据可读。按照规则,属于好卡退卡这一类,在退卡时需要扣除13个月的租金,租金每个月0.4元,13个月就是5.2元的租金;由于武汉通卡使用时间超过一年,那么2元的退卡手续费就不需要收取。这样扣除租金5.2元,退还当时买卡的部分押金及卡内余额,工作人员给了记者43.3元。

  调查

  收费标准有7个月空当

  记者拨通了武汉通客服热线(81886666),工作人员表示,普通卡退卡时的租金相关手续费标准,湖北省物价局都有明文规定。

  随后记者在湖北省物价局网站,找到了相关文件,规定显示,发行武汉通卡(租用版),按每卡20元向用户收取押金;租金按每卡每月0.4元收取,使用期满50个月后,不再收取租金。租金按月从押金中扣除。用户使用武汉通卡(租用版)不足12个月退卡的,按每卡2元收取退卡手续费;使用超过12个月,退卡时免收手续费。除此之外。武汉通卡(租用版)以外的其他武汉通卡的发行方式与销售价格由企业自主确定。

  规定中特别强调,武汉通卡(租用版)发售应严格执行省物价部门规定的收费标准,遵循“自愿购买,自由退卡”的原则,并保证武汉通卡(租用版)的正常发售。

  但是记者却在文件的最后发现,通知的公布时间是从2012年1月1日起执行,有效期3年。那就是说在今年的1月1日,该通知的有效期限已到,那1月1日后,是否有出台新的规定呢?记者通过网站公布的文件寻找,并未发现其他的补充或是后续文件,随后记者拨打了物价举报热线12358,热线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武汉通卡所执行的收费标准,是以湖北省物价局在2012年所发出的通知为准,并无其他依据。

  回应

  武汉通:租金和手续费用于系统维护制新卡

  “我们已经向武汉市物价局和湖北省物价局提交了继续沿用标准的申请。”武汉城市一卡通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当记者询问收费标准的截止时效时,他表示,还在等物价局的具体通知,“运营成本并没有发生改变,我们希望能够继续沿用此前的收费标准。”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他曾听闻过武汉通卡收费进入自主定价的行列,但是一直也没有收到通知。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收取的租金和手续费等都用于系统维护、制作新卡等方面,“武汉通卡的制作和发售是需要成本的,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政府补贴,因此租赁卡的发售中会向市民收取每个月4毛钱的租金,但是这一部分只是刚刚够维持运转。”

  据悉,2013年,武汉通卡的发行量达到了1000万张,经过两年的发展,目前武汉通卡的发售达到了1700万张,也就是说,保守估计有700万张卡的使用期限还未超过50个月,记者从武汉通公司了解到,新增长的卡中,租赁卡的份额占到了四分之三,也就是说有525万张卡的租金仍然在扣除中,按照每个月4毛钱计算,这525万张卡在今年的前7个月租金总费用为1470万元。

  省物价局:在等新的政策出台

  湖北省物价局对于武汉通卡收费标准到期的事实表示认可,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该文件是在2011年下半年制发的,当时确定的文件执行时间为2012年1月1日,在文件中规定有效期为三年。那为何要为该文件规定一个有效期限?

  对方表示,当时考虑到三年后如果武汉通卡片制作成本有变化,武汉通公司可以提交申请,在文件到期后通过成本核算,对文件进行修改,调整工本费收费标准。“在今年1月1日后,湖北省物价局一直在等新《湖北省物价目录》出台,因此在旧文件到期后,物价部门没有继续发布新文件,出现了一个等待期。7月30日,武汉通卡的收费标准通知已经废止了,武汉通卡从今年8月1日开始就不在物价部门定价范围之内了,由企业自主定价。”

  那在这个空白的等待期限内,武汉通卡的租金和手续费的收取是否合理?湖北省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解释:“这段时间只是没有履行手续,但是有特殊原因的,湖北省物价局一直在等新《湖北省物价目录》出台,而且武汉通卡的收费标准在成本未发生改变的情况下,不存在调整,只是需要湖北省物价局的审批。”

  专家

  武汉通卡收费应过市民听证关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市民作为被收费方,对收费标准有知情权。

  那通知文件过期,但是又没有出台新的价格标准的情况,该如何处

  乔新生表示,在文件过期之时,不管价格标准是否改变,在没有出台新的价格通知文件的情况下,应该立即取消原有收费标准,采取免费的方式。同时,通过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制定地方性法规,来确定收费的标准和价格。

  对于武汉通卡的收费标准进入到自主定价的范围,乔新生认为,像武汉通卡这样具有公益性行业的收费项目,和市民的利益紧密相连,不能进行市场定价,“应该通过市民听证后再进行定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