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不能兼职网约车,教师却可以兼职送外卖
本文摘要:教师兼职送外卖引争议最近,四川通江一名李姓教师在节日期间兼职送外卖,经报道后引发了广泛关注,并伴随了适量的争论。少数网友对教师进行了道德绑架,感觉其是“不务正业

教师兼职送外卖引争议

近期,四川通江一名姓李的教师在节日期间兼职送外卖,经报道后引发了广泛关注,并随着了一定量的争论。

少数网友对教师进行了道德绑架,觉得其是“不务正业”,会干扰到平常的教学,是丢了老师的脸,叫嚣着要把该教师开除。

不过,多数网友还是比较宽容的,他们常见对这位教师的遭遇持同情态度,也觉得教师节假日兼职送外卖,并不会干扰正常教学。

这位教师的事大家放到后面再来评价,先来看一个类似的公务员兼职被调查的事。

公务员能兼职送外卖吗?

据广州日报的报道,2018年,时任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38岁的洪升,由于兼职开网约车被纪委调查。

他在去县里开会的路上,顺路接了一单,结果被几个出租车司机看见,因此举报了。

据他一个人表述,之所以要做这个兼职,是由于收入太低,工资只有3000元,上有老、下有小,还要还房贷,自己还有痛风病,非常无奈。

面对采访时,他说自己“给公务员队伍丢脸了”。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公务员基本都是当地中等偏上的收入阶层,但不能忽视了,还有相当数目的基层公务员,他们收入偏低,事物繁多,工作、生活重压都非常大。

想干一些兼职补贴家用的基层公务员,并不在少数。

譬如江苏扬州,甚至就曾有公务员网友向组织反映:

因为生活重压较大,能否借助周末时间兼职送外卖?

当地监察委回复称:周末时间兼职送外卖赚钱养家糊口,不涉及以权谋私、权力滥用,原则上不作违纪论处,但不能影响本职工作,更不可以借助权力影响从事外卖活动。

不过有一个首要条件条件:需要经过组织批准。

这就白说了,试问,什么所在单位会批准?这位公务员自己,恐怕也不敢向组织提出这个需要。

相比于对李老师送外卖的宽容,多数网友对于公务员的兼职却是嗤之以鼻,觉得他们是瞎矫情,冤不冤?

​怎么样评价?

事实上,笔者对于“教师兼职送外卖并不影响平时教学”这一说法并不完全同意。

教师也好,其他工种的工作也好,功夫并不仅在上班的那8小时(各职业工作时间不同,仅以8小时为例),职业生涯的成长,更多地取决于8小时的工作以外。

空闲时间,有人看电视、玩游戏,有人钻研业务,经年累月下来,差距也是明显的。

当然,也并非说所有些空闲时间都用来钻研才是适当的,怎么样分配我们的时间和精力,取决于每一个人的目的、自律能力和价值观。

据媒体的报道,李老师并非缺钱,而是自己血糖偏高,不想靠着药物来调节,做外卖员接单送单就当是训练,顺便把血糖降下来,还可以到处转悠一下,增开眼界,也增加些收入。

但事实上,作为一个中年人,爸爸妈妈、子女、老婆、房屋、工作、学业,要面对的东西太多了,没重压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想做个身兼数职、有多种收入的斜杠年轻人,哦不对,斜杠中年,让家人的生活好一些,这无可厚非。

别说没影响本职工作,即使是影响了(这里说的影响,是指放弃课余时间的自我提高,不是说上班时间送外卖,或者送外卖影响备课、批作业),也是不一样的人做出的各自选择,旁人有什么权利指摘?

前一阵,俞敏洪曾说,不少教师一年到头不念书,却在教书,这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不念书,看电视、打游戏可以,送外卖就不能,这又是什么道理?

难道是自己堕落了,也见不能其他人去赚钱?

结束语

李老师可能如何也没想到,自己送个外卖居然还成了新闻人物。

目前,迫于各方重压,李老师已经辞去了外卖员的兼职工作。

不知到何时,舆论才能不绑架教师、公务员这两个行业,要知晓,这两个行业,也都是由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一般人组成的,他们也要面对柴米油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