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州网

亚洲第一大航空公司,凉了!

学生兼职 2021-09-14 16:32150www.icdes.cn未知
国泰航空集团主席贺以礼说,2020年是公司逾70年进步史中最具挑战的12个月,并将这所有遭遇主要归咎于疫情。

但他这话显然说早了。更坏的预测是,即使疫情好转,国泰航空可能也只不过如此了。

01

裁员风波

2020年十月26日,一群穿着各异的男女,围在国泰城,情绪激动。他们虽然戴着口罩,但焦急的情绪透过眼神,仍然毫无保留地传递了出来。

这是国泰航空宣布裁员后的第五天,国泰空中员工工会的成员们聚在一块,互相加油打气。

亚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全球第八大国际旅客承运人第五大航空货运公司,国泰航空身上的标签,随便拿出哪一个,都足以羡煞旁人。

正是由于拥有如此的身份和地位,自从1998年国泰航空将总部迁到国泰城后,出入这里的职员,也一直神采奕奕。

但这份神气,伴随十月21日的一项裁员计划消失无踪。

国泰航空旗下、有着35年历史的国泰港龙航空,在这一天宣布停运,裁减8500个职位。

没被裁员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被需要,务必在11月4近日,签署新合约,不然等同于自愿被解雇。而同意新合约,就意味着底薪下调14%-36%。

大多数人不甘心就如此忽然被降薪。为夺回主动权,国泰航空的职员代表与国泰管理层开会,期望新合约只不过过渡性质,并需要延长职员的考虑时间。

工会的人本以为自己能赢,毕竟过往,他们的力量一直都非常强大。

但这次显然不是小打小闹。国泰航空罕见表现得极为强势:已经有人签约了,人也够了,大家只不过听听你们工会还有哪些建议,但不是跟你们商量。

面对基本上等于爱签就签,不签就滚的公告,不少职员虽然感到少少恐吓,但好像也无可奈何。

这大概也是无法的事。国泰航空假如再不表现得强势一点,家底可能都要败光了。

事实上,在此之前,很多恶性事件已将经营上陷入困难的国泰航空推入深渊。

典型反面教程诸如:国泰航空的一名机长,在2019年7月26日,飞机马上抵达香港国际机场时,居然通过广播,宣扬我们的政见,不管乘客是不是爱听,宣告此时入境大堂正有一场很和平有秩序的示威行动,鼓励乘客们跟黑衣人随意交谈。

此类恶劣事件发生过不只一次。

这部分职员的行为,最后都得由公司买单。更让人不可以理解的是,国泰航空还一度放纵这部分行为,加速把自己放在年代的对立面。在民航局警示前,公司居然继续让参与暴力活动的机长执飞。

错误的立场让国泰航空的经营情况雪上加霜。2019年下半年,国泰航空及其附属公司国泰港龙航空就亏损了4.34亿港元。

随之而来的疫情,则彻底让雪变成了冰。2020年,公司客运收益递减至2019年的2%-3%,运作的可载客量大多数时间保持于10%以下。

国泰航空现在的下场,套用一句话,就是典型的No zuo,No die。

02

亚洲之最

国泰航空在社会政治事件中的种种恶劣表现,可能与其血统有关。

国泰航空诞生于炮火之中。1946年,美国飞行员法瑞尔和澳大利亚飞行员悉尼迪根,在上海开办了货运航班。刚开始,他们均以澳华出入口企业的名义拓展业务。

国泰航空的名字,是公司搬到中国香港后才定的。由于法瑞尔本人特别喜欢Cathay一词,才有了这个中文名字。

1948年,太古集团设在香港的办事处,通过注资拿到了国泰航空4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太古集团是一家英国的公司,涉及地产、航空、饮料、海洋服务与贸易及实业等业务,业务主要集中在亚太区。

国泰航空崛起的故事,也从太古集团入股后开始讲起。

当时正好是香港经济起飞的时候,商务旅客、游客及货运业务都在大幅增加。彼时的香港,已经奠定了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地位,在其上空5小时的飞行范围内,西可至印度,东到中国内地及日本,南抵印尼。

国泰航空自己也十分争气,一边提高经营效率,一边加快航线互联网布局,在B747的基础上引进A330、A340等机型,加强远程航线布局,奠定国际枢纽地位,使得所承运的旅客人均航程不断增长。

国泰航空还十分重视乘客体验,凭着优质服务,公司数次获得Skytrax评选的全球最好航空公司。

假如说,这部分还只不过其崭露头角的基础条件,那样国泰航空的血统,则是公司能称霸香港航空运输业的重要。

国泰航空背后站着的太古集团、汇丰银行都是英国企业,而香港区域当时还被学会在英国手里,国泰航空因此被十分优待。

出身的重要程度,从港龙航空最后委身国泰航空的事件也可以看出。

港龙航空成立于1985年,由中国银行、华润、招商局等企业及曹光彪、包玉刚、霍英东等多名港商创办。可以说,这家航空公司,就是为打破国泰航空在香港区域的垄断地位而生。

然而,理想非常前凸后翘,现实非常骨感。港龙航空压根斗不过地头蛇。

面对外来户,国泰航空非常快采取了三个步骤策略。

它先是于1986年在港股上市,借此模糊英资背景,同时引入中方股东中信集团,增加我们的底气。

紧接着,国泰航空找到我们的后台,联合港英政府,对港龙航空围追堵截。于是,香港民航处1987年下发了所谓一线一企的政策,即一条航线只能由一个航企经营。借此,港龙航空申请的航线,被一一驳回。

未经世间险恶,年青的港龙航空已经被打蒙圈。到1989年底,港龙航空的亏损已累计至23亿港元;另一边的国泰航空则年入171亿港元,净利33亿港元,年运送旅客能达706万人次。

有了上面作铺垫,财大方粗又对港龙航空觊觎已久的国泰航空,便以救世主的姿态,于1990年联合太古、中信回收了港龙航空,并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全方位接管。

虽然中间出了个小插曲,中航集团曾介入其中,让国泰航空险些丢掉港龙航空。但斗争资深的它,最后还是于2006年9月28日,彻底将港龙航空收入囊中,并因此正式取代日本航空,成为当时亚洲最大的航空公司。

2010年,国泰航空对香港区域当地GDP的贡献率,甚至可以达到4.9%,一时风头无两。

03

隐藏危机

高光之下,危机隐藏。就在国泰航空费劲心计,消除去香港区域的对手后,不以香港为阵地的角逐对手,却势不可挡。

2016年和2017年,国泰航空初次遭遇连续两年亏损。迫不能已之下,国泰航空开始了三年企业转型计划,意在精简业务,改革革新。

对内地的态度,国泰航空也不再高高在上。时任行政总裁何杲和客户及商务总裁卢家培还于2019年4月在北京面见了媒体。要知晓此前十余年,国泰航空一直都是将记者发布会安排在香港区域,从未亲临内地。

但到了2019年下半年,发生在香港区域的恶性事件影响到航空运输业,国泰航空也没办法置身事外。

数据显示,2019年9月,国泰航空和旗下国泰港龙航空合共载客242.7万人次,同比下跌7.1%,其中来港载客量按年降低38%,离港客运量降低9%。

国泰航空只得第三展开自救。

一方面,公司推出尊尚逍遥通机票打折,超短途商务舱来回机票3600港元起;长途商务舱机票27000港元起,特选经济舱机票10500港元起;另一方面,国泰航空还内销,向职员提供免费机票,顺便激励士气。

然而2020年年初疫情的到来,让国泰航空的努力付诸东流,公司眼看着就要上岸,又被拍回了水下。

2月亏损20亿港元,穷得揭不开锅的国泰航空,开始拆东墙补西墙,3月卖了6架B777飞机,换得54亿港元。

国泰航空还挖空心思地减少运营本钱,但无论是减薪、推迟新机出货,还是让飞机提前退休,成效都很微弱。

而国泰航空此前断腕之举换来的钱,根本不够应对如流水一样的平时开销。自2020年2月以来,其每月亏损金额达25亿-30亿港元。

万般无奈下,国泰航空走上了对外求助的道路。

然而,香港已经不是原来的香港,顶着太古集团英资背景的国泰航空,让不少私人金融机构止步不前。

最后,还是香港特区政府与国泰航空背后的三大股东太古股份、中国国航、卡塔尔航空,一同出手,于6月宣布了总额为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策略。

然而,策略对于每月仍会亏损约20亿港元的国泰航空来讲,只不过杯水车薪。

于是,这才有了后来的企业重组计划,裁减8500个职位,等于集团职位总数的24%,同时停运港龙航空。

国泰航空从没像现在这般窘迫。

即使是公司初次亏损时,时任国泰航空主席史乐山仍旧维持乐观,坚信危机之下隐藏着爆发的机会。

而现在面对亏损,国泰航空却坦承,资本重组计划是国泰唯一可选项,另一条路只有破产。

04

年代变了

国泰航空的衰落,归根到底,是其没跟上香港的变化。

过去几十年,香港区域是全球要紧的航空中心。依托于香港国际机场、旗下港龙航空资源,与很多独营航线,无论是短程还是洲际远程,无数游客都会考虑来香港转机。

2017年,当香港机场客运量突破7200万人次时,中转旅客数占到了近三分之一。大家从香港进进出出,几乎避不开国泰航空。

但伴随内地经济崛起,航空公司纷纷开通国际航线,香港的门户角色被大大削弱。

2018年时,北京首都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已居全球第二,上海浦东机场年货邮吞吐量居全球第三。与香港一步之遥的广州、深圳机场近年来也开辟了很多新的国际航线。

在国际远程航线上,阿联酋航空、卡塔尔航空和阿提哈德航空的飞速崛起,让中东成为中转枢纽。且与国泰航空对比就能发现,中东这三条航线价格更漂亮,机型也不差,服务更到位。

与此同时,国泰航空面对角逐,需要不断压缩本钱,当乘客发现以前能享受的哈根达斯不见了,移情别恋就看上去顺理成章。

早在国泰航空连遭两年亏损时,就已经被剔出MSCI香港指数成分股和恒生指数成分股,市值大幅缩水。

有专业人士觉得,其已没多少调整的空间,进了死胡同,企图叫醒装睡的国泰航空,但效果甚微。

面对重重危机,国泰航空调整的节奏却看上去过于缓慢。

直到2019年,国泰航空才慢吞吞地回收了做便宜航空业务的香港快运,却在没融合好业务之前,被某些不知好歹的职员,重新拽回泥潭。

太古集团的开创者老施怀雅,曾表态不涉政,亦不鼓励各地下属与当地政圈沾边。但真的落到实处,国泰航空的进步,在资本的挟持下,难免不被打上旧年代的烙印。

假如没英资背景的支持,国泰航空在围剿港龙航空时,不会那样顺利;也正是由于英资背景的阻力,让其不可以看清形势、适应年代的新变化,最后只能走向没落。

正如航空塑造了香港的天际线,香港也收获了国泰航空。国泰航空在企业内刊中这样形容自己与香港共生共荣的关系。

现在,香港已经不是原来的香港,国泰航空还指望像以前那样去成功,显然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篇:如何找晚上兼职电工做? 下一篇:没有了

兼职网_网上兼职招聘-深州网 Copyright © 2002-2021 深州网 (http://www.jrlgg.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