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女神陈果:真正成熟的人,都活成了一束光 – 荠麦青青
本文摘要:成熟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是愈来愈八面玲珑,老于世故?还是见过天地愈谦卑,惯看秋风更通达?陈果说,真的成熟的人,都活成了一束光。光源者,先熠熠生辉,后照亮他人。复旦

成熟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是愈来愈八面玲珑,老于世故?

还是见过天地愈谦卑,惯看秋风更通达?

陈果说,真的成熟的人,都活成了一束光。光源者,先熠熠生辉,后照亮他人。

复旦大三学生邱泽宇在《开讲啦》节目中,自曝刷了两年都没刷到陈果的思修课。

复旦同学曾如此说,陈果老师的课比双十一还要难抢。

几年前,陈果讲思修课的视频便已经在网上疯传,同时刷爆了朋友圈。

她的课堂好像有普罗米修斯手里火种的功能,错过了这门课,就像丢掉了取火种的茴香枝。而她的课堂如她本人一样,像一束光,成了复旦学子心心向往的“殿堂”。

在课堂上,她神采飞扬,妙语如珠,那些或自出机杼,或启人深思的看法,常常让人如沐春风,豁然开朗。后被她的学生们整理成了“陈果语录”和“陈果上课视频”一块,被广为转发。

有人看后惊呼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也有人感叹:假如当初大学的第一课是陈果讲的,那我的生活或许会不同。教育就是这样神奇,你永远不知晓。

你不经意间播下的一粒种子,会在哪些人的心中,会在哪些时刻,生根发芽,并开花结果。

俊眉修眼,落落大方;清风拂面,见之忘俗。这是大多数人对陈果的第一印象。

讲台上,她手夹粉笔。缓缓踱步中,也妙趣横生地吐出她对生活的很多感悟。

譬如对于自我的认知:其他人喜欢你和你喜欢你一个人都非常重要。

但,当两者不可以兼顾的时候,你喜欢你一个人更要紧。谈到高雅,她说高雅并非你穿多贵的衣服,不是你克制你内心真的的自己,做一些违背自己意愿,装模作样表面看着漂亮的动作。

所谓高雅,就是你遵从内心活成你一个人的幸福开心的样子。

说到孤独时,她说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

说到朋友观:她觉得朋友不是实用之物,而是奢侈品。

“思修课”在不少高校沦为边缘学科,但在陈果的思修课上,那些一直被视为畏途或束之高阁的理论和教义,在她深入浅出、精辟独到的妙论下,竟也如金樽清酒,醇香甘冽,让人心醉神迷。

英剧Sherlock(《神探夏洛克》)中有句台词:Brainy is the new sexy.

聪明,是一种新性感。

她们思维“跳脱”行事不拘一格,在众语喧哗的年代,她们总是有着更清醒的认知,更睿智的识见。

如此具备颠覆性思维的陈果,更是性感销魂。

张爱玲在谈上海人印象时,说上海人看上去个个肥白如瓠,像代乳粉的广告。张爱玲的赞美中颇有几分戏谑。不过需要承认上海女性的海派与高雅。

出生在上海的陈果,就是如此一个身量纤纤,仪态万方,活得潇洒通透的复旦女神。

1999年,陈果入学复旦读本科;后来,进阶硕士;其后,作为复旦大学哲学博士,曾在芝加哥大学师从心理学博士Evelyn。她也在哈佛大学学过神学,论文题目是《耶稣为什么这样言语?》。

她曾是复旦大学哲学系学生会主席,连续五年拿奖学金。

大学联欢会上,她跳过活泼好动的热舞。因身材高挑,还曾兼职过模特。

所以,在校读博时她有“模特姐姐”之称,是复旦“北区三宝”之一。

为了提高我们的专业素养和理论水平,她去欧洲和加拿大做过访问学者,还借助课余时间,致力于从事哲学翻译和写作。2017年出版的《好的孤独》一书,已然是当下热销的哲学读本。

曾有读者问她,念书何用?她的回复是:以我观书,以书观我。为了尽可能把课上好,她博览群书。在她眼里,哲学从来不是单一的体系,它是人类常识和智慧的融会贯通。

所以,深耕,博采,才能让自己内蕴丰厚,久蚌成珠。

为了取经,她跑去复旦其他老师的课堂上当“旁听生”从同行、从先贤、从智者那里汲取养分,加以消化和理解,再淬炼出是我们的真知灼见。

一名毕业多年的网友,看了陈果的讲课视频,直言陈果老师的上课方法颠覆了自己对《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的印象:大学时,我感觉上这种课是一种煎熬,常常听得昏昏欲睡。

但陈老师上得文采飞扬同时又言之有物,被人内心温暖而丰富。她的思想从复旦课堂走向了更广阔的世界,也影响了愈加多的人。因此,复旦收获了她,她也成为复旦的一块“金字招牌”。

2016年,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时,陈果曾在她的微博里对母校深情表白:我不知晓该怎么样感激你。

现在我的方法就是用你的精神活出我一个人,我身上有你的光,有你一百年来的魂魄,有你的气息,活出我一个人就是活出你,就是叫你活下去,你看,其实一回事,不是么?

陈果在如此践行着,她以一种向上的力量走向认识自我的路,并以一种轻灵的姿态活出了一个豁达率性的自我,同时也毓出一种年代应该有些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

《新闻联播》中如此赞美她:“心灵偶像”彰显年代正能量。

从走红复旦大学,到上《新闻联播》,再到红遍全网。陈果对自己意料之外走红并不抵触,她表示可以走出校门,给更多人带去心灵的力量,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

柴静说过:“人类的心灵需要互相帮,我要做的就是把它呈现出来让大伙看到。每一个人都深深地嵌在这个世界里,你不帮他,你可能也会孤立无援。

传播的力量就是要把这部分东西渗透下去,然后才能成长出新的叶子”。

当陈果的语录在网上疯传,当她的书一纸风行时。

她也以我们的智慧和光芒在感染和照亮着更多的人。

大多数人为此表达对陈果的感激:从陈果老师的课里找到了力量。还有人说:“比起貌美,她的智慧更值得叫好。”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纵观陈果的不少讲课视频,发现她更关注人的精神成长。一堂《知己与知人》的课,她说,什么才是自知。当你知晓你是一支柠檬,请你帮你自己活成一个最健康的柠檬;

当你知晓你是人中一只鸟的时候,请你帮你这个知己,飞得愈加高,收获一个鸟人的梦想;

当你是一条鱼的时候,请你基于你对这个终身知己的认知,帮自己成为一条漂亮的人鱼,这才是没辜负这一生啊。日常,陈果是我们的知己;课堂上,她为学生找到了知己;

在荧屏前,她为那些迷途人找到了知己。

说到师生关系,她说自己和学生是人与人的关系。细究一下,在任何一种关系中“人”才是最重要的定位。靠任何倚赖于其上的职业、身份与地位去达成尊严和礼敬,其实是最禁不起推敲的。

所以,在学生面前,她从不摆架子。

只有才不配德,德不配位,名不副实,才会虚张声势。

无论什么时间,师生之间,医患之间,还有属下之于上司,布衣之于官吏,假如都能第一将彼此的关系界定为“人”与“人”的关系,才能达成平等与尊重,这个社会才会真的和谐。

哲学在大多数人眼里,是形而上学的,是空洞乏味的,但在陈果那里,哲学不止是一门学科,更是看世界的一种态度,一种视角。一种廓清迷雾的达观,一份不畏浮云遮望眼的清醒。

热爱哲学的人,也总是热爱生活。

对此,她有独树一帜的见解:“一个人喜欢自己,他就会去喜欢这个世界,就会喜欢你正在展开的生活,而所有厌世其实某种程度上都是源于自厌,你不喜欢这个世界,你不喜欢你的生活。

其实你往下挖挖到底,肯定是你不喜欢目前的这个你。

所以所有自爱,必会带来热爱生活,而所有厌世必会带来自我厌倦!”说到底,哲学是帮大家找到真的的自己,找到与生活相契合,并健全自己,与世界协调相处的方法。

撒贝宁在《开讲啦》中,直言不讳地问道:“哲学女博士会担忧自己嫁不出去吗?”

陈果笑着回复:“有成见的人一般不会要大家这种人,但我感觉心胸豁达的人,他可以同意所有人。我想要寻寻觅觅的,也是心胸豁达的人。

所以我感觉世上没任何一个职业,应当限制你的情感生活。”81年生的她虽到今天未婚,却毫不自怨自艾,也不考虑影自怜,更不会降格以求。

不攀附,不凑合。www.lz16.cn

假如爱情与婚姻不可以叫你找到更快乐更好的自己,而只是为了世俗和他人的目光而绑架自己,为了让自己在这个世上不那样形单影只而抱团取暖,那样,婚姻,便成了一个你向世俗和自己妥协的工具。

大家美其名曰活得更“入世”一点,其实,当大家迎合了那些世俗的标尺时,便也在某种程度上背叛了自己。两个人的孤独,其实比一个人的寂寞更悲哀。

只不过大多数人宁可在孤独中踽踽而行,也不期望一个人单枪匹马面对世间的质疑和敌意。所以,那些一个人便能活成一支队伍的人,更强大。由于,她们真的地活出了自由和生命的步伐。

陈果曾在她的公众号“酋长漫谈”中写下如此一段文字:真的的幸福,是让自己活成一束光……

对自己负责,就让自己活成一束光;对世界负责,仍然要自己活成一束光。

由于这个世界上,当你活成一束光的话,哪个要接近你,哪个就是接近了光明,那也是对他者的负责和对他者的造福。每个对自己负责的人的身上,都凝聚着思想之光。

从这思想之光中,活出了精彩的自己。

《朗读者》开播之际,董卿隔着屏幕向观众表达自我心愿。

她说这是她21年来最想做的一档综艺节目。有人问董卿,为何要做《朗读者》这个节目?

董卿说:“网络和手机让大家日渐变成了健忘的人……

《朗读者》在如此一个喧嚣的年代,敢于回归到文字的世界,让大伙领会到安静的、隽永的、美好的体验,并且在心灵的共振当中,有了一种重新认识自我、认知这个世界的可能。”

在《我要上春节联欢晚会》中,她是亲切随和的主持人;《中国诗词大会》中,她是一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诗人;在《朗读者》中,董卿又是一个富有情怀的倾听者。

看得出来,比起侃侃而谈,她更喜欢聆听。她认真聆听的样子,就是朗读者最温暖的场景。

那样多朗读喜好者,看到董卿,就像重新认识了自己通常。那样多手机重症患者,在朗读中,在聆听中,遇到了另一个自己,也发现了这个世界,别有一番在滚滚红尘中,清风朗月的天地。

与董卿同为知性主持人的,还有柴静。

26岁时,柴静成了央视主持人;2014年时,从央视辞职。在概要自己十年记者生涯时说:“看见,就是从蒙昧中睁开眼来,看见自己,看见他人。”

有关辞职,邱启明曾在微博上写到:《看见》是柴静之前在央视唯一主持的一档节目。

但做得好好的一档节目,忽然停播了。

这种似一个出色的大厨,叫你忽然去端菜,不叫你在真的的空间里去施展专长的时候,提出辞职亦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伽达默尔曾说,世上都是路,通向自我认识。

是啊,如果是一条看不见自我的路,糊涂地走下去,马上到来的便是无路可走。

真的没办法欺骗自己,所以柴静选择以退为进。

2015年初,她自费100多万拍摄的环保纪录片震惊播出。她看得见自己,也做着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并以自己新闻人的使命担当起了她的责任。

所谓安身立命,不只要找到自己生命的坐标,更要找到在这个世间坚实的地方。

小我,反观自己;大我,惠及广众。像董卿,像柴静,像陈果……

她们用我们的智识、用我们的思想、用我们的责任,涵养着体内的这颗神奇又耀眼的灵魂。

她们知晓,追逐这颗灵魂有时是冒险的,也是痛苦的。

可一旦与它欣然相逢,那势必会有妙不可言的生活体验。陈果说过:我自风情万种,与世无争。在我看来,风情万种,便是你热爱生命,轻舞飞扬的样子;

与世无争,便是你能面对生活的很多处境,淡定从容,恬然自适的襟怀。

有魂,有根,有趣,一个女性最佳雅的样子,无非是将自己活成了一束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