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暑假想兼职送外卖,钱没赚到还被套路分
本文摘要:大学生暑假找个兼职是很容易见到的事,赚点零花钱,也能积累些社会经验。下沙大学生小胡也是这么想的,7月初就开始找兼职,听闻外卖骑手月入过万,他感觉自己体力好,可以尝试

大学生暑假找个兼职是非常容易见到的事,赚点零烧钱,也能积累些社会经验。下沙大学生小胡也是这么想的,7月初就开始找兼职,听闻外卖骑手月入过万,他感觉自己体力好,可以试一试这个。

结果,试到目前,一分钱没赚到就不说了,还由于分期买了辆电动自行车,尚有贷款等着他还,每月300多、要还13个月。

要当外卖骑手,需要先买辆电动车

小胡是在58同城上找到的招募骑手信息,随后与微信号“美团人事部”联系上,到一处写字楼应聘。

(小胡应聘就是在这间人力资源公司办公室)

在天城东路上的这幢写字楼,大门和楼里都张贴了美团骑手的有关信息。走进小房间,长头发的女经理为他应聘,介绍骑手收入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强调:第一得有一辆电动自行车。

小胡时候向记者重复当时女经理的话:“普通的电动车不可以,加入外卖的队伍,一定要有统一的电动车。”当时女经理在解说时,说楼下有三个新人正好要去买车,让小胡下楼一块儿去买。

小胡和其他三人坐上了一辆凯迪拉克汽车,七转八弯后来到一条没名字的巷子,又进了一家没名字的门店,里面摆着十几辆电动车,里面有两个店员正在忙着卖车,由于现场至少有十个人要买车。

小胡说车的款式也没什么可挑的,价格是3980元,假如不可以全款支付的话,可以分期付款,算下来利息和手续费,14个月总计要付5200元。大概是由于要买分期付款买车的人太多,两个店员忙不过来,带他们过来的招聘方女经理利索地教小胡下载APP办理分期付款。

小胡需要提供手机里的通讯录,还要上传身份证。为了能顺利办出分期贷款,店员教他“就说你一个人是东北饺子馆的职员,每一个月都有工资可以还款”。

提了新车后,小胡是靠着导航离开那个小巷子的。

试用期内发现自己可能拿不到钱

有了电动车,招聘的女经理问小胡想到哪里个地区送快餐,她推荐了客人最多的武林站。小胡从下沙骑着电动车来到武林站找到站长,签了份协议,即使正式开工了。

站长替小胡找了个老师傅带路,几天下来也送了不少的订单。在这段时间,小胡遇见了另一个暑期工,正在说辞职拿不到钱的事情。小胡一对照自己,发现自己不只拿不到钱,还可能要付违约金。

小胡是7月9日入职的,计划干到8月20日。协议规定,辞职需要提前一个月申请,不然拿不到钱。与此同时协议又需要,只有干完一个月整,才可以提出辞职申请,不然也拿不到钱。小胡仔细一想,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拿不到钱了,便询问站长如何会有这么矛盾的规定。

(上岗前签订的协议中,写明离职需要提前一个月申请)

站长说,这是针对全职骑手的规定,不会有人这么短期内辞职的。这个时候小胡才知晓,原来招聘的女经理替他报了全职骑手,而他刚开始就明确说过自己只不过暑期打工。

眼看自己是拿不到钱了,试用期的第7天,小胡表示自己不干了。

兼职外卖骑手的事情彻底凉凉

当骑手挣钱的路子是行不通了,小胡自认倒霉。这个时候才发现,新买的电动车水平实在堪忧,一会儿转向灯破了,一会儿电瓶供不上电。

小胡跟卖电动车的店员联系,店员说让他随便找家店修一下,维修费他来报销。但修了20元钱,店员迟迟不给小胡报销。后来又有一次半路抛锚了,小胡意识到这辆电动车水平不太行,修理汽车行的人也告诉他,这辆电动车可能是二手组装的。

小胡第三联系卖电动车的店员,店员建议他,反正不当骑手了,不如卖给收购点。小胡感觉也行,到了店员指定的收购点,这辆电动车估价只有2000元。

此时,小胡只感觉到透心凉——当外卖骑手的事情黄了;钱没赚到;电动车被收购了;自己每一个月还要付300多的分期贷款。

(美团App官方提醒)

事后,小胡在美团APP查询里面的骑手招募问答中,有人之前已经发出过特别提醒:请不要相信分期购买电动车等骗局。

招聘公司说自己经过授权,且不收中介费

依据小胡所提供的信息,大家找到了坐落于天城东路某写字楼的应聘地址。一位陈经理提供了他们的营业执照,名为圆和人力资源公司,他们自称得到了美团授权的招募骑手,不收取求职者的中介费。

陈经理说,他们负责骑手的前期招募,确保两件事情:一是想当骑车的决心,另一个就是需要要有辆电动车。

“每次来应聘的人,我都要跟他们聊半个小时以上,告诉他们骑手是非常辛苦的,赚到的钱多钱少要看个人状况。”陈经理说他在7月15日之后就回绝了那些想来兼职的大学生,“假如不可以跑满2个月,基本赚不到钱,建议他们不要加入了。”

过了心理关,陈经理接着就会交待他们买电动车,不要买那种漂亮的,必须要买那种后面有支架可以放外卖箱子的。由于有的新骑手不知晓哪儿有卖电动车,陈经理就会推荐他们去2号大街那一长排电动车店,只须符合外型需要,买哪一家的车都可以,没品牌限制。

“至于是不是必须要分期,看个人实质状况,有钱就付全款,钱紧张的话可以考虑分期,这个由骑手自己和店家商量。”陈经理说他们不参与电动车的购买。

但小胡那天,明明是由企业的人带去买电动车的啊,还收把手教着办理了分期付款,这又是什么问题?陈经理表示,将去公司内部查一查,随后会回复记者。

截至8月19日晚7点发稿时,陈经理一直没回消息。

外卖老骑手们说:新人都要交学费的

离开写字楼的时候,正好遇见楼下不少外卖骑车在等派单,察看了一圈他们的电动车,各种品牌都有,并非当初那位女经理向小胡强调的“要有统一汽车”。

我问他们:你们的电动车是自己买的还是到指定地址买的?

骑手们告诉我:都是自己买的。假如报名的时候,有人需要去指定地址买,那就表示上当了,那个价格会比一般的车贵一些。

其中一名骑手说:“我差点就上当买了,遇见一个老乡他已经被骗分期买了车,然后又不当骑手了。我就让他把车实惠点卖给我了,他还在分期付钱呢。”

骑手们交流中说,分期买的电动车水平都不太好,假如出问题了,店家就会说送外卖开得损耗太大,假如不想当骑手,店里收购价就只有2000元。这状况和小胡说的有点类似,连收购价格都这么一致。

“新人无法,一直要交学费的。”老骑手们说,其实送外卖也没想象中那样挣钱,风里来雨里去通常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元。送快餐时,还有各种扣分罚款条约,新人没经验,会被扣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