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王珂

  立冬已过,深圳,这座只分“盛夏”和“剩下的盛夏”两个季节的海滨城市,气温依然直逼30℃。深圳会展中心外场炙热的阳光下,几个大妈小伙问着“要票吗要票吗”地低调地穿行在人群中,售票处和入口处排起了蛇形长队,粘稠的空气中蒸腾出些许汗臭味。

  这是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简称“高交会”)开展的第一天,炎热的天气并没有阻挡住参会者的热情。电子元器件、传感器、光电显示触控、电力变压器……我们平时所熟悉的“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移动互联”等概念,在这里被分解成了一个个专业名词,展示着大众所熟知的科技产品背后的技术世界。但因为过于专业和垂直,这个素有“中国科技第一展”之称的展会却并非主流科技媒体所追捧的报道对象,普通消费者对其也所知甚少。

  已经是第三次参加高交会的东芝电子也有这样的烦恼。“你们对东芝的印象是B2C公司?”接受专访的东芝电子(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田中基仁显得惊讶而好奇,“这是个有趣的观点。”

  “我们一直没有改变”

  也许是日企一贯的低调作风,以及产品缺乏与消费者直接接触造成了大众的印象偏差。

  据田中基仁介绍,东芝电子(中国)的业务模式一直是B2B,今后也不会改变,B2B客户包括最终用户为普通消费者的民用、家电企业以及最终用户为企业的工业类客户,东芝电子不仅面向民用和家电企业,还将进一步加强车载系统和工业领域的业务。

  此次高交会,东芝电子主要展示的便是用于汽车方面的半导体及硬盘产品。

  高交会东芝展台高交会东芝展台

  谈及在中国的战略布局,田中基仁表示,从MP3到智能手机,东芝的存储芯片业务一直发展得很好,大家感觉东芝是一个存储公司;而现在,除了存储芯片之外,分立半导体器件以及系统LSI也是主要推广产品。东芝电子的战略重点在于,加强东芝电子的分立器件、系统芯片在中国市场的推广。

  渠道方面,东芝的分立器件以代理商销售为主,但是也有直销;存储器以直销为主,也有通过代理商进行销售的方式。田中基仁还透露,东芝电子在中国的客户包括联想华为等。

  对于在跨国企业在中国的挑战,田中基仁称,由于中国政府下定决心提高中国自身半导体的生产力量,预期未来中国本土半导体供应商将是东芝主要竞争对手。他还坦言,关于一些中国特有的市场标准,日本公司并不了解,目前东芝正积极研究,包括和一些大学合作如清华大学,以及同政府机构合作来观察未来中国的标准,希望从一开始就参与到这些标准的制定中去。

  相对于东芝电子一直以来坚定的B2B模式,东芝集团方面确实在进行调整。事实上,由于消费电子市场的不景气,东芝集团已经提出包括精简家电、PC等亏损业务在内的一系列结构改革,业务重心已从B2C转向B2B,加重了东芝擅长领域的业务比重。

  东芝是一个复合性的电子电气综合厂商,在中国的业务涵盖了医疗、电梯、照明,包括楼宇中的中央空调、整个基础设施系列的相关产品等。东芝集团本月7日发布的2015财年中期财报显示,能源和基础设施、社区解决方案以及电子元器件业务这三大业务占据了东芝营收排行榜的前三名。

  “我在中国跑马拉松”

  东芝电子(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田中基仁来中国已经九年了,主要负责半导体及存储产品市场。他笑称刚来时全家人只有他一个人会说中文,而现在太太和孩子的中文都比他强了,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他去过中国30多个城市,包括新疆、西藏、东北等地,并表示“很喜欢中国这些地方”。

  工作之余,田中基仁的一大爱好是跑步。在中国的九年中, 他一共参加了九次全马马拉松,“一般跑到35公里之后感觉是比较累的,那个时候我就会想,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但是每次跑到终点,我会觉得很开心,这个目标完成了。”

  作为东芝电子中国区的掌舵者,集团方向的调整给予田中基仁的压力不言而喻。他2012年起在中国担任总经理一职,由于轮岗制度,预期应该是4-5年后会回归总部。他将自己在中国这几年的管理比喻为一场马拉松,而现在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我把这四到五年的工作当成马拉松,现在我来了三年半,大概算是跑到了38公里的地方,所以我觉得现在压力比较大。但是我希望跑完这个马拉松,42公里也好,42个月也好,50个月,60个月也好,到最后我希望(结果)是好的。跑马拉松每到三五公里就有一个站,有一些水和食物补给给我,也希望跟大家这次会面,也是给我补充水分和营养,让我可以继续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