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女大学生援交群1年,他发现:愚蠢是会上瘾的 – 周冲
本文摘要:2017年时,弯钩为了写文章,曾卧底一个女大学生援交群。在那里,他看到了种种交易。被人难过的是,这部分交易都是危险系数非常大的。譬如被赖账。被染病。被胁迫。被控制和殴打

2017年时,弯钩为了写文章,曾卧底一个女大学生援交群。

在那里,他看到了种种买卖。

让人难过的是,这部分买卖都是危险系数很大的。譬如被赖账。被染病。被胁迫。被控制和殴打。

一个叫“阿玛兰妲”的大三女生,成为了他的微信好友,偶尔会和他聊聊心事。

有一天,阿玛兰妲告诉他,她援交的对象,一直不喜欢用TAO。

这当然危险至极。

弯钩多次提醒“这是安全的第一步,必须要做好”但她一直没听,由于他们想多给100块钱。

几个月将来,阿玛兰妲说:“我可能活不久了。”

她测试出了艾滋。她在朋友圈里,发了最后一段话:有的事,非得等到最后才了解。再后来,她的微信朋友圈永远停更,也再没人回复消息。

弯钩说:明知不可为而为,这不是挑战,这是愚蠢。

可哪有那样好唤醒的人。装睡的人只有自己决定醒来,不然,她会一直沉溺于愚昧之中。

过去看过一个故事。所罗门问一个愚人:“我将给予你智慧,你要么?”

愚人不为所动。

他蹲在漏风的屋子里,啃着馒头问:“智慧有哪些用?”

所罗门说:“智慧能叫你拥有吃不完的馒头。”愚人说:“那你不如目前就给我馒头。”

多少年过去,愚人依旧呆在他的愚蠢中,不抬头,不看天,脑无智,胸无志,碗内无食,未曾有丝毫改变。所罗门悲哀地叹息:愚蠢是会让人上瘾的。

大家可能以为,愚人是“他”,“智者”一定是我。由于大家不会为一个馒头舍弃智慧。

可真的这样吗?如果馒头换成了性,换成了钱,变成抖音短视频、真人秀、韩剧、微博、婚姻、安全感、惯性、频繁跳槽、讨好他人获得认可......

大家还敢如此自信么?

事实上,思维上的路径依靠,策略上的投机取巧,任何地方都是容易见到的。

譬如一个读者,32岁,自觉是剩女,急巴巴想嫁掉。

后来仓促地恋爱。

他们是一个24岁的混混,对她各种作践。

男性动则玩失踪,骂人,打人,还时不时要钱:“给我买辆宝马吧,没车太没面子。”

她自己买不起,却一直在为这男性筹钱买车。我说:“快点分手,不要怕嫁不出去。”

她也说对。www.lz16.cn

可半年过去,什么也没改变——她依旧在容忍他的伤害,为他想方设法地付出。

所以刘瑜说,有时,大家当然知晓有的事情不可取,但,更多人会选择“宁愿不知晓”。

政治学上有一个叫做“理性无知”的理论。

它并非真的的一无所知。而是刻意维持无知的状况。由于无知会带来实质益处。

譬如,所罗门的愚人得到低劳力的轻松。

32岁女性得到“爱”。你得到意识形态上的自我保护。

而《皇帝的新装》里的皇帝,明知自己一丝不挂,但一直高举谎话大旗,不去戳穿和揭露。

由于这会带给他:虚荣,绝对的优越感,无上的、不可质疑的权力。

就如此,大伙在愚蠢中生根发芽,默默无言。

人当然都是傻的。

只有上帝无所不知,无所不可以。——但这种结论,不是愚昧的借口,而是开智的启示。

龙应台在《百年思索》中,说过一个故事。大流士王召集了一批希腊人,问:“用什么代价,能叫你们去吃自己爸爸的遗体?”希腊人说:“不可能,任何代价都不可以。”

王又召集了一批印地安人,问:“用什么代价,能叫你们不去吃自己爸爸的遗体?”

印第安人说:“不可能,任何代价都不可以。”

由于印第安人以吃爸爸遗体作为风俗。不吃,就是大不敬。但希腊人以火化遗体作为风俗。

不火化,就是大不孝。

两种不一样的文化,产生不一样的考虑。

站在哪一种认知里,你都会感觉:我是对的,他是错的。可世界的答案不止一种,大家更不是上帝。

当你坚持自己永远正确,就是迈向愚蠢的第一步。

你要去听。

去看。www.lz16.cn

去打破自己。

也就是说,第一,你不可以困在固有些认知中,去拒绝未知与可能。在撒哈拉沙漠里,有一个叫阿古特尔的村庄。一个世纪以来,大家都呆在村庄中,没人走出过大漠。

他们说,无论向什么方向走,最后都会转回来。

肯・莱文来到这里之后,为了试验这种说法是不是正确,他从阿古特尔村向北走,结果三天半就走了出来。假如他们问自己一句:“真的不可以走出去么?再试一试怎么样?”可能就是另外的结果。

可大伙由于路径依靠,走入死胡同。

我以前说过,只须你不想愚蠢,便可以摆脱愚蠢。

在如此一个年代,信息的获得轻而易举,给脑子吃那些的类型明显增多。其他人都有选择:低智or多智?聪明or愚蠢?多元or无知?开放or自我封闭?全在于个人意愿。

所以,几乎所有些愚蠢(除去天生智障)都是甘于愚蠢。

所有些傻瓜,都是甘于做一个傻瓜。

假如你想聪明——那就用好奇心去求知,用逻辑去梳理,用理智去举一反三,以点及面,创造源于己的认知体系。如此慢慢地,你就会离短视和偏见愈加远。

这当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更多人会在舒适区,关上脑中的马达,闭上我们的双眼。

由于这更容易,也更快乐。《狱中书简》里有著名的两句话: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点,而不是一种理智上的缺点。愚蠢是一个社会学问题,而不是一个心理学问题。

也就是说,大家拥有哪些样的认知,是自己想的。

大家成为何人,也是自己默许的。傻女性、笨蛋、喷子、乡愿、犬儒、伪君子......

都是愚蠢的产物,反过来又强化愚蠢,这样反复,伊于胡底。只有自由意志和心智启蒙,可以打破如此的恶性循环,获得独立考虑的可能,不至于成为堕落的天使。

王小波说:智慧、有趣和性爱,是生活最好看的的三件事。

有趣与性爱,大家可遇不可求。但智慧的道路,大家都能去行走。在这条路上,王小波栽下了紫色的牵牛花,普罗米修斯引来了火种,而当你抬头,康德的星空,一直照耀其上。

相关内容